标准化围墙式校园被打破,未来学习空间如何设计?

发布时间:2017-08-11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木木
2017-08-11 08:03 起源:智见

原题目:标准化围墙式校园被攻破,未来学习空间如何设计?

看点:学生端坐在标准化教室中,课桌椅整齐地摆放,教室中央挂着一块黑板,老师站在讲台上一个人讲个没完……你知道吗,这是清朝末年引入的新式学堂上课的情况,100多年过去了,教育科技、教学理念、经济水平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而学校的学习空间却基本没有变化。日本东京大学教学佐藤学就曾质疑:“今天的人们相对不会使用100年前制造的汽车、30年前出品的洗衣机或电视机,但为什么唯独对教育的宽容度这么大?”

随着互联网时代甚至是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,传统的学习空间确切已经无法满意未来的孩子们学习的需求。在国内,北大附中、北京十一学校等学校也在尝试着打破一面面墙,给学生更多的空间。在第二届国际STEM?科学节期间,浙江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邵兴江、西交利物浦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系副教授陈冰 、建筑师张应鹏分离从教育从业者和教育建筑设计者的角度,谈到了标准化、围墙式的校园被打破后,未来的孩子更需要什么样的学习空间?

当下中国学校空间设计面临的四个挑战

近几年,校园建设、校园设计非常“热”,据统计,2014年全国新建成校舍面积2721.5万平方米,正在施工面积5898.1万平方米。若以2万平方米/所盘算,正在建设学校年均3000所。

邵兴江教授从2004年就开端关注学习空间的研究,十几年来一直在做教育建筑规划与设计,提起国内的校园建筑他一五一十。但是,邵教授也提出了他的质疑:这么多的学校在建,这些学校品德怎么样?他认为当下校园设计面临着4个方面的挑战:

第一,设计的学校真的相符教育、教学的需求吗?面向未来的教学空间,跟学校的特点、品牌之间可能发生严密的关系性和相互的支撑作用吗?

虽然我们建了很多学校,看上去设计非常专业,但是教育的实质需求很多时候会被疏忽掉,大部分新建成的学校是标准化的,所以我们时常会看到千篇一律的学校。

这是20世纪早期清朝默念从西方世界引入的新式学堂,100多年过去了,学校的空间根本仍是这种状态。而事实上,在从前100多年,教育技巧、教学理念、人才培育需求、经济程度早已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第二,在批量建校的同时,部分学校“巨无霸”化,在这样的学校里,儿童被抛弃。

有一位山东的高中校长对我说,他们学校有2万多学生,这个规模真实太大了。我们参与设计的西昌的学校建筑面积有43万平方米,贵阳一所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学校建筑面积39万平方米,面积超过了很多大学。但是,在这么大的空间里面儿童在哪里?各种空间进行切换的时候,他的需求有没有被很好的关注?这种巨无霸化带来的成果可能是有效率没效果,这与目前的教育需求之间不太匹配。

第三,表面被唯美化,但很多适用功能被摈弃,走上了形式主义。

总体看来,中国设计师特殊关注总图布局与立面形象,而美、日、英等国的设计师,更为关注建筑平面、室内等设计,比较在意教育的需求。

第四,过于重视单一学科的教学,大量的空间设计只为知足特定单一学科的需要。

单一学科的空间布局主导校园设计衍生出一个很大的问题,大批教学是通过单一学科进行的,而事实上现实世界的问题简直都是“多学科穿插问题”,如何让孩子们通过多种学科共同解决问题,这是中国教导很大的挑衅。

如何破解校园设计面临的挑战?

我的想法是,让好处相关者共同参与校园设计,不仅仅是建筑师,也包括校长、教育研究者、老师和学生,进行学校设计的全程规划,破解完全把设计任务全部扔给设计师的局限性。

因为非全程规划在很多维度存在问题,例如,在非全程计划中存在以下弊病:

1、假如使用者和设计者距离被拉开,使用主体未能充足参加设计,会导致应用者被边沿化。

2、如何解决教育需求和详细设计之间的衔接问题?现实情形往往是教育界与建筑界未能充分对话,懂教育的不懂设计,懂设计的不懂教育,不能换角度思考。

3、各设计专业未能充分“协同”,涌现专业“打架”的现象。

所谓的全程规划是希望一所学校的设计由多方共同参与,既要有懂教育的咨询参谋团队,也有学校的使用者,特别是学校校长为代表的甲方共同体,共同全程把关学校设计的各个阶段。

大关中学是我们设计的一所学校,是中国第一所真正的STEM初中,在设计之初学校的特色定位已经有了整体的考虑,当时我们用两个多月的时间做研究,写了2万字的研究报告。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是大关中学的特色和品牌课程是什么?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大关中学的STEM课程系统。所以在设计的过程中或许有了这样的思路:先肯定特色、品牌,再看空间怎么表示,课程什么样设置?老师有什么需求,校本课程怎么开发?包括校园文化的建设等问题。从整个建筑计划,到后期的室内设计,大略都是依照这个思路推进。包括学校的VR教室、试验室、走廊学习间等,都是围绕学校的特色做整体的打造。

未来的学习空间是交互式的,以学习者为中心

在陈冰教授看来,研究未来教育需要什么样的空间,首先要弄清晰一个问题:学校要培养什么样的孩子?

与过去不同的是,现在所有的学习者,包含学生和老师都是新知识、新技巧的创造者和消费者,我们既是Producer也是consumer。而过去的教学模式是老师站在讲台上上课,学生坐在下面听,只是简单给学生传授知识和技能。但是在互联网+的时代,我们还需要实体校园吗?或者实体校园可以为未来的学习者带来什么?

所以,两点非常重要,首先要有育人目标,我们希望造就未来的世界公民。

那么教学方式是什么样子?我以为是以学习者为中心的研究导向型主动学习。当学生进入学校的时候,他们实际上非常不一样,他们是苹果、梨子和香蕉等,而中国的教育是一刀切,让所有水果全体变成菠萝,学生的个性在校园里面被扼杀。因为,每个孩子的思维都是不一样的,所以研究导向型教学当中,我们激励孩子依据本人的兴趣做不同的事。

由于教育自身发生变化,我们需要用一种创新的思维重新反思需要什么样的教学环境?但是存在这样一个问题:教学环境与教学活动是不可分割的,但负责教学活动的治理部门,与教学装备的洽购部门是分别的,而这两个部门彼此很少交流。

此外,这些建筑的使用者学生们,他们在多大水平上参与到环境设计过程当中?这是所有教育工作者或者是教学环境工作者需要反思的。虽然已经有学校在校园设计方面做出了一些尝试,例如4人搭档协作区、自由组织学习等,但这些尝试还远远不够。教育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,教学环境需要给学生带来不一样的学习休会,所以说教学环境一定要是交互式的以学习者为中心的,最基本的设计目的是为学生和每一个学习者带来更丰盛的学习体验。

实际上,学生如果没有真正跟环境发生互动交互式的感应,他对这个环境是没有情感的,而环境对他的学习和教育影响也是微乎其微的。

我曾经给学生展示过一个斯德哥尔摩的案例,在地铁的出口,很多人都坐主动搀扶不走楼梯,怎么鼓励他们走楼梯呢?实际上很简单,在台阶上面铺满了钢琴砖,人走上去会像钢琴一样响。而我的学生真的自己动手把“钢琴楼梯”做出来了。而且这个项目标造价只有700块人民币。所以实际上学生们的创造力是无穷的,在做校园环境的时候,如果不让他们参与其中真的非常惋惜。

设计师如何设计一所适应未来学习空间的学校?

作为一个建筑师,张应鹏需要斟酌的是,这些好的教育理念落实到建筑设计上是什么样的?

如何来做教育建筑设计?首先思考的是现在的教育存在什么问题?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教育问题:应试教育、填鸭式灌注、过于注重升学率……

实在当下的校园建筑也存在一些问题,例如:

1、派头的校门是不是必须的?

2、校园可不可以没有广场?可不能够就是一栋楼?

3、运动场、餐厅为什么要建在学校的后面或者侧面?是因为运动场和餐厅不重要?

4、所有人都说,因为校园平安问题学校必需要有围墙,于是孩子们被关在围墙里,理由是对他们进行维护。实际呢?像监狱一样。能不能建一所没有围墙的学校呢?应该有可能。

这是我们设计的一所吴江的学校,运动场固然在旁边,但是这个运动场变成了校园的主立面,周围都是高层修建,校园变成了高层建造里面的城市的公共空间。

我对教育的懂得,最后也都转换成教育空间的再现,我认为不会玩的孩子不会学习,所以,羽毛球场、乒乓球场、舞蹈教室是优先的,而大家认为最重要的中心部分教学楼被我边缘化了,放在了最边上。

运动是一种来往方式而不是为了拿学分的课或者是用来考试的手腕,为了让孩子们喜欢上体育课,我设计了一条200米长的大看台,让孩子们享受被关注的感到。

对于餐厅,从早到晚吃饭只是N种运动中的一种,它也变成了交换和期待等各种空间。

教学区设计的很简略,但是也有一些孩子们玩耍的处所,有些水泥墩子。

舞蹈教室的墙是玻璃的,孩子们上舞蹈课变成一种表演,有助于晋升他们的自信。许多传统学校的图书馆都是学校精力的象征,还会设置各种各样的规矩,实践上是管这本书,但妨碍了学生与书的亲热,在这里,书只是N种玩具的一种,图书是可以和乐高并列的放置的。

阶梯教室并没有设计多少座位,但留了很多平的地方,学生们可以坐地上,这就是我的设计理念。

编辑:王学涛/搜狐教育·智见

搜狐教育?智见独家稿件,未经允许,谢绝转载!

智见介绍: 搜狐教育原创账号,给家长和老师介绍实用于7-16岁孩子的素质教育课程及实际活动特色,赞助孩子拓宽国际化视线,进步软实力。在这里你可以触达百余位知名专家的教育理念和实操办法,让你在陪同孩子成长的路上不再孤单!

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

上一篇:“职场菜鸟”的第一课绝不是如何喊人这般简单
下一篇:没有了